听书 - 仙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参加第二十五届军部特殊战斗人才培训班的第十一天。

三月八号,周一,我旷课了……

胡欢潦草的写了几个字,就把日记本合上了。

他从凌霄家,赶回现代文学馆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四十,本来还来得及上半节课,但他却在深入思考,反复权衡利弊之后,溜回了宿舍,直接旷掉了上午的课程。

至于下午!

今儿是三八妇女节。

下午放假,主要是女同学放假,男同学只是附带蹭的福利。

胡欢下午自然也没有去上课。

这一天,他都没有离开自己房间。

胡欢几次进入了神秘海螺,但始终没有勇气,再去圆桌那坐一下,但是他又实在不肯死心,所以这一整天他都在纠结。

洗了一把脸,甚至还在房间内练了一套拳法,喝了一杯凌霄留下来的咖啡,折腾了好一通,胡欢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又一次进入了神秘海螺。

胡欢坐在古董沙发上,望向了圆桌的方向,尽管又重重书架遮挡,他仍旧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圆桌周围的二十把高背真皮椅子上,空无一人,半个人影也没有。

他知道自己只要坐上去,就能够看到六个神秘身影,但就是不敢坐上去。

胡欢心情烦躁,今天他连半本笔记都没看完,现在也看不下去任何文字。

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个神秘海螺的秘密,圆桌上的那六个神秘身影,一定会给他一些答案。

但是他就是恐惧,恐惧大多来源于未知,胡欢就是不知道,那六个神秘身影是什么东西。

他也不知道,自己冒然跟这些东西接触,会有什么不可测的后果。

胡欢坐在古董沙发上,神思不住的飘荡,他甚至无聊到,把自己手头的物神卡,都摆在橡木书桌上一张张的排开。

首先就是四张GoldRare,黄金稀有的GR卡,两张是食气虫群,一张壳28,一张飞鳞,其中一张食气虫群,因为吞噬了五毒心蟾和生金彩的异种剧毒灵力,已经有了变异。

其次就是四张Rare,稀有的R卡,三张金蜈蚣,一张蛮力巨猴群。

胡欢暂时提不起兴致,把金蜈蚣合璧,高背真皮椅子上的神秘身影,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思。尤其是还有人追索到了北平市蛤蟆精民俗研究会,这代表,他就算装鸵鸟,也躲不过去。

第三排是Normal,普通的N卡,二十七张食气虫,一张吸血藤。

这些就是胡欢的“牌面”实力。

他没有了这些物神卡,就是一个普通的肉身向觉醒者,只有一种异能,就是灵力之源,拥有淡淡的灵力。

有了这些物神卡,胡欢的战力就能直追二阶职业者。

但就如“天魔外物神通”的字面意思,这些都是外物,纵然神通无量,也不是自身的实力。

胡欢倒是不在乎这个,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轻松的制造物神卡?

“按照我掌握的物神术,物神卡早就该泛滥了,但按照凌霄姐姐掌握的物神术,这玩意就是稀缺资源。”

“一定有我不知道的内幕,而且这个内幕还很严重,一旦我掌握的物神术流传出去,或者泛滥,就会出极大的问题。”

胡欢叹了口气,他毕竟只有初一,眼光见识,知识结构都有限,没法通过手头的资料,归纳出来世界的真相。

他把其余的物神卡都放回了抽屉,只留下了一张食气虫群和飞鳞。

胡欢把两张物神卡纳入体内,一咬牙,鼓足了勇气,走向了圆桌。

他选择这两张物神卡,就是指望食气虫群的B级速度,配合飞鳞的飞行异能,在遇到危机的关头,能够最快的脱离险境。

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危险。

胡欢鼓足了一整天积攒的勇气,坐在了圆桌旁边,六个神秘的身影,又悄悄浮现,这一次,六个神秘的身影都没有任何动作,每一个都静静的,宛如死人一般。

胡欢全身寒毛乍起,但却硬生生支撑了下来,过了十多分钟,他才确定,这些神秘的身影,暂时没有危险。

他这才有余裕,或者说有点胆子,去观察这六个身影的模样。

圆桌旁的二十把高背真皮椅子,并无任何区别,胡欢选的座位,也没什么特殊,他左手边是空位,左手边第二个也是空位。

第三个坐了一个到这黑色高绸缎礼帽的男子,派很古老的英伦绅士打扮,看起来非常年轻,嘴巴上没有胡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座椅旁还斜倚的一把手杖,显得彬彬有礼,更像一个学者,如果不是年纪太轻,这身打扮和气质,更像是一两百年前的大学教授。

左边再过去三个位子,是一位女士,胡欢也不好说,这位女士的衣服就多少年头,但至少不是最近五十年的款式。

这位女士略略有些年纪,发式复杂而奇特,戴着黑色面纱,导致胡欢无法看清楚她的容貌。她的双手轻轻按在圆桌上,带着一双质地很奇特的黑色手套。

这位女士的打扮,在一些老电影里常见,往往是贵族小姐的角色,但是她却有一抹,说不出来的温柔。

这位女士再过去几个座位,就是那天稍稍动了一下人,这个人穿了一身民国时代的那种长袍,脑袋后倒是没有辫子,剃了一个周树人式的短发,面容刚毅。

第四个人在胡欢的正对面,穿了一身英伦皇家海军的军服,但却生了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左手配剑,右手配短枪,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机。

靠右手边的两个,并坐在一起,也是唯一座位紧靠的存在,他们的衣服都有些年代,年纪也显得最老,男的面色痛苦,女的表情微微有些狰狞,两人似乎都生活不很如意的模样。

“胡欢!”

“就知道你会回来。”

“怎么样,你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一身民国时代长袍,剃了一个周树人式的短发的男子,眼睛眨了眨,忽然就睁开了。

胡欢第一反应,就是站了起来,倒退了两步,退回了书桌那边。

圆桌周围空空荡荡,再无任何人影,胡欢只觉得心脏,砰砰在跳,说什么也没有勇气,再去圆桌边坐下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朝花夕食

咖啡里撒盐

千金撩人

微风中摇曳

我有超体U盘

黑暗狗熊

炼器祖师讨厌女人

重新飞起来

海贼之战国无双

The桑湛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