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岑参(唐)

********

********

艾素玛也像绪方、阿町他们那样站起来,一脸严肃地紧盯着朝他们这边走来这十来号人。

至于自己被自己给吓得半死的普契纳,他此时也发现了这些明显没带善意的人。

但他并没有像艾素玛那样直接站起来,仅仅只是露出难看的脸色,然后继续呆坐在原地。

同样没有站起来的,还有艾素玛的弟弟奥通普依。

“……埃格卡西,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阿伊努语)”艾素玛朝走在这十来号人最前头的那名矮个子青年问道。

“艾素玛,不必这么紧张。”被艾素玛称为埃格卡西的矮个子青年用不紧不慢的口吻,“我们不是来闹事的。”

“我们只是听说今日来我们赫叶哲的那2个和人现在正住在这里,所以专程来给这2个和人一个善意的提醒而已。”

“艾素玛你恰好在这的话,那倒是省事的,省得我们再去找人来帮们将我们的话翻译给那2个和人听。(阿伊努语)”

“有话就快点之说。”艾素玛不跟他们多逼逼,“别说这么多有跟没有的。(阿伊努语)”

“艾素玛,你跟那2个和人说不要来我们所住的地方。”

“恰努普对我们有大恩。”

“既然这俩和人是经过恰努普的特许才入赫叶哲的,那我们会尊重恰努普、尊重恰努普的这决定。”

“我们不会主动找这俩和人任何的麻烦但前提是他们不会来我们所住的地方。”

“我们不欢迎任何的和人。也不想跟任何和人讲话。”

“如果那俩和人进了我们所住的区域,我们不敢保证我们不会对那俩人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就这样。记得将我们的话转告给那俩和人,再见了。(阿伊努语)”

说罢,这个矮个子直接转身离去。

不过在转身离开之前,这个矮个子不忘对绪方、阿町他们狠狠地瞪了一眼。

矮个子身后的其余人也是这般,在离去之前,将恶狠狠的目光打向绪方与阿町。

他们的眼中满是愤恨。

在这样狠狠地瞪了绪方、阿町他们一眼后,他们才大步离开。

望着突然杀到,跟艾素玛讲了一通绪方听不懂的阿伊努话后便马上离去,在离去之前还用凶恶的目光狠狠地瞪了他们俩一眼的这帮人,绪方也好、阿町也罢,都是满头问好。

“艾素玛。”绪方转头朝艾素玛问,“这些人是谁啊?他们刚才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艾素玛轻叹了一口气。

“他们是卡帕西村的人。”

“3年前,他们部落参与了3年前的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

“真岛先生,阿町小姐,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们赫叶哲在最近刚收留了一批因在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中打了败仗而丧失家园的同胞而这些同胞,就是卡帕西村的村民们。”

从不知什么时候起,“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这个词汇就频繁传进绪方的耳中。

个中缘由,也不难解释。

这场战役,是和人与阿伊努人两个种族近些年来所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战争。

虽然一直有听人提及这场战役,但绪方对这场战役了解地并不多。

只知道这场战役的起因,是某片地区的阿伊努人不堪忍受和人的压迫而群起抗争。

松前藩联合幕府组成联军,北上迎击这股起来抗争的阿伊努人。

虽说松前藩也好,幕府也罢,现在都已是费拉不堪,但他们再怎么虚弱,也是正处于封建时代的国家。

论文明程度,要比仍处于原始的部落文明的阿伊努人要高上一级。

战争就是这样,一旦出现了文明代差,那么文明落后的那一方就只有挨打的份。

面对松前藩和幕府的联军,这帮起来抗争的阿伊努人被迅速打败,死伤无数。

“卡帕西村参与了3年前的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然后惨败给了和人,丧失了家园。”

“他们算是运气好的了,没有被灭村,我听说有不少村落直接在那场战争中被灭村了,没有一个活口。”

艾素玛接着给绪方介绍道。

“侥幸在库那西利美那西之战中活了下来的卡帕西村的村民们,度过了好几个月的流浪生活后,流浪到了我们赫叶哲这边来。”

“父亲他一直都是个善良的人。”

“面对受难的同胞,他从不袖手旁观。”

“于是我父亲他就打开了赫叶哲的大门,收留了他们,让他们成为了赫叶哲的新的居民。”

“成功活下来、然后入住我们赫叶哲的卡帕西村的村民有61人。这61人中的每个人,都有家人死于和人的手中。”

“所以他们……不是很欢迎和人。”

艾素玛思考了半天,才憋出“不是很欢迎”这么个委婉的说法。

“刚才的那些人就是来告诉你们不要靠近他们卡帕西村所居住的区域。”

“他们不想让任何和人靠近他们所住的区域。”

“……原来如此。”绪方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刚才看他们来势汹汹,还以为他们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说罢,绪方将刚刚搭在大释天刀柄上的手放下。

“他们虽然憎恨和人,但也是有分寸的。”艾素玛说,“他们一直都很尊敬、爱戴当初容许他们住进赫叶哲,让他们有了新家园的父亲。”

“他们从不违背父亲的任何命令。也绝不做任何会惹我父亲不快的事情。”

“你们是经过我父亲的允许才进入我们赫叶哲的,算是我们赫叶哲的客人。”

“所以即使憎恨和人,他们也不会对我父亲的客人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

“不过前提是你别靠近他们所住的地方。”

艾素玛露出苦笑。

“刚才那些人特地让我转告你不要靠近他们所住的地方。若是靠近他们所居住的区域,后果自负。”

“在赫叶哲里,还有像卡帕西村的村民们这样憎恨和人的人吗?”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阿町问到。

艾素玛摇了摇头:“没有了。在我们赫叶哲里,只有卡帕西村的村民们不欢迎和人。”

“其余人要么是对和人既无好感也无恶感,要么就是连和人长啥样都不太清楚。”

“当然也有对和人很有好感的。”

艾素玛扭头瞥了自己弟弟一眼。

“总而言之等明天白天时,我将卡帕西村的村民们所住的区域指给你们看。你们切记不要靠近靠近卡帕西村的村民们所居住的区域。”

绪方点点头:“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幸好……”刚才一直呆坐在原地,默不作声的奥通普依此时正脸色苍白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幸好那些人刚才没有闹事,全都乖乖回去了……真是吓死了……(阿伊努语)”

“奥通普依!”艾素玛朝奥通普依投去带着不悦之色的目光,“胆子大一点!瞧你那发白的脸!即使那些人刚才真的是来闹事的,那又有什么好怕的?(阿伊努语)”

奥通普依对他姐姐一向言听计从。

听到姐姐的训斥,奥通普依只垂下头,低声应了句“是”。

随后,奥通普依猛地甩了甩头,接着将带着期待与兴奋之色的目光重新投到了绪方身上。

“真岛先生!我们继续聊……”

奥通普依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姐姐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头:

“行了,奥通普依,今天就聊到这吧。(阿伊努语)”

“欸?”奥通普依朝自己的姐姐投去错愕的视线。

“你应该没有忘记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吧?”艾素玛将锐利的目光直直地投向奥通普依,“你答应我说你今晚仍会乖乖练弓,我才带你来带你来找真岛先生的。”

“现在是时候去练弓了。再拖晚一点,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练弓了。(阿伊努语)”

“欸?可是……(阿伊努语)”奥通普依正想说些

“你是不打算听我的话吗?(阿伊努语)”艾素玛再次出声打断了奥通普依的话。

奥通普依默默地再次把头低下,满脸纠结。

“是呀是呀。”一旁的普契纳此时出声给艾素玛帮腔道,“奥通普依你可不能因为贪于玩乐,而荒废了弓术等技艺啊。(阿伊努语)”

普契纳巴不得艾素玛他们姐弟俩赶紧离开,别再跟这个和人聊那些恐怖的事情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普契纳自己也想远离在他的想象中非常危险的绪方……

如果艾素玛姐弟俩要走的话,他刚好也可以顺势一起离开。

“……我知道了……(阿伊努语)”把头垂得很低的奥通普依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站起身。

“真岛先生,阿町小姐。”艾素玛将目光转到绪方二人的身上,换回日语,“现在时间有些晚了,我得带我弟弟去练弓了。”

“今天谢谢你们陪我们姐弟俩聊天了。今天我和弟弟都聊得很尽兴,以后有机会和时间后,再一起聊聊吧。”

“嗯。”绪方点了点头,“有机会再来吧。”

艾素玛领着她弟弟大步离开,普契纳屁颠屁颠地紧随其后。

然而他们还没走远几步,绪方便突然自他们的大喊道:

“奥通普依!”

突然被绪方给喊了名字的奥通普依一脸疑惑地转过身来。

“你对和人的文化、生活习俗很感兴趣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想去和人的国家’什么的这就大可不必了。”

绪方一脸严肃地说着老早就想对奥通普依说的话。

这番话,在绪方从艾素玛那得知奥通普依还产生过“非常想去和人的国家”这一想法时,他就非常想对奥通普依说了。

怎奈何一直找不到将这些话说出口的时机。

现在艾素玛他们要走了,绪方决定就趁着这个时候,将自己的这番肺腑之言告知给奥通普依。

“和人的国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和人的文化、生活习俗,也同样没有那么地美好。”

“不要对和人的国家、文化有过分的期待了。”

绪方的这番肺腑之言,言简意赅。

奥通普依面露几分茫然,然后似懂非懂地轻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

……

在对着奥通普依说完这番肺腑之言后,绪方便没有再跟他多说什么,默默地与阿町一起目送着他们的离开。

在艾素玛、奥通普依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野范围之内后,阿町面露苦笑地叹了口气,然后朝身旁的绪方说:

“我刚才就有发现那个奥通普依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本来也想提醒那个奥通普依不要对我们的国家有太多的期待的。”

“没想到你竟把我想说的话都给说完了。”

绪方也像阿町那样露出苦笑。

“……希望那孩子永远都没有机会去日本吧。”绪方缓缓道,“若是去了日本,亲眼见识过日本是什么情况后,他的那些美好幻想可能都会破灭了……”

“幻想破灭这种事情,可是非常残酷且残忍的啊。”

虽然与奥通普依的接触不长,但通过奥通普依刚才的那血言行,绪方也发现了奥通普依的一个问题他对与和人有关的一切,都喜爱得有些过了头了。

让绪方不禁回想起前世的那些“精神x国人”。

奥通普依就有点像是“精神和人”。

明明自个都没去过和人的国家,却对跟和人有关的一切极其钟爱,对与和人有关的一切,有着过了头的喜爱,他刚才在和绪方、阿町他们聊天时,眼睛一直都是亮着的,就像是在跟什么崇拜已久的偶像聊天一般。

对于奥通普依的这种情况,绪方也没有什么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劝他“不要有太高的期待”而已。

“真岛先生,阿町小姐!”

这时,绪方和阿町突然听到了他们很熟络的阿依赞的大喊。

循声望去,便瞧见阿依赞挺着他那有些硕大的肚腩,哼哧哼哧地朝他们这儿奔来。

“阿依赞。”绪方问,“怎么了?”

“刚才有人来找我。”阿依赞答道,“他让我给你们带句话目前正被他们关押着的那个和人,有事要找你们。”

“有事要找我们?”绪方蹙起眉头。

……

……

时间倒转到大概半个小时前

“喂!吃饭了!”

在夜幕降临后,林子平就一直默默地坐在窗边,等待着今日的早餐送来。

在听到这声“吃饭了”后,林子平立即像条件反射般扑到窗边。

这些天,他的饭食都是通过窗户送进来的。

刚扑到窗户边,林子平便瞅见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正顺着窗户伸进牢房里,手中捧着一个碗,碗中是一大块硬邦邦的鹿肉干。

虽然林子平被囚禁着,但红月要塞的人一直没有虐待过林子平。

住的地方虽然说不上好,但也绝对算不上差。

提供给林子平的饭食虽然单调,顿顿都是用最不值钱的鹿肉制成的鹿肉干,但胜在量多,不会让林子平饿着,而且味道也不算很差。

在接过这碗鹿肉干后,林子平直接捧着这碗鹿肉,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给林子平送饭的,是一名年纪很轻的青年。

这名青年在将今日的早餐递给林子平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继续站在窗户边上,打量着啃鹿肉啃得正香的林子平。

林子平吃饭的速度很快,仅眨眼的功夫,便将巴掌般大的肉干塞进了嘴巴里。

“你的胃口可真好啊……”青年忍不住朝牢房内的林子平说道,“每次都能把送进来的饭食给吃得一干二净。”

“我这人没啥优点。”林子平一边啃着鹿肉干,一边用流利的阿伊努语说道,“不挑食以及不论何时都能胃口很好,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而且你们的鹿肉干挺好吃的。这鹿肉干腌得非常不错啊,虽然硬了些。”

“哼。”送饭的青年听到林子平的这句话后,发出一声冷笑,“给你一口吃的就很不错了,不要挑三拣四的。”

“还是我几年前从那个老村长那拿到的肉干好吃啊。”林子平感慨道,“不仅很香,而且咬起来既不硬,又不软。真想再吃一次……”

还差几个音节就能将这句完整的话说出时,林子平突然顿住。

随后

“对呀……我怎么给忘了呢……”

在这般低语过后,猛地扑到了窗边,朝窗外的那名送饭的青年高声道:

“请帮我个忙!让今日进入这座赫叶哲的那2个和人现在过来!我有事情要告诉给他们!”

“哈?”送饭青年脸上满是疑惑。

“拜托你了!”林子平用诚恳的目光看着这名青年。

……

……

时间倒转回现在

在得知林子平有事要找他后,绪方和阿町便急匆匆赶去找林子平。

急急忙忙赶到林子平现在所住的牢房后,林子平就面带兴奋地朝绪方说道:

“真岛先生!我想起来了!我想到有个方法说不定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在大概4年前,我就因为了研究学术而来过一次虾夷地。”

“期间经过了一座名为‘乎席村’的村子!”

“那村子因为一直有与和商合作的缘故,所以很喜欢和人,在我途径那聚落时,那聚落的人还盛宴款待了我一番。”

“在我离开那聚落时,他们的老村长送了一包很好吃的鹿肉干给我。”

“因为老村长懂日语,而且对书很感兴趣的缘故,我就将我当时携带的我的那些我所写的书都当作回礼送给了那名老村长。我记得一共有3本”

“书?”绪方挑下眉。

“嗯!3本由我所写的专门介绍陆奥地区的地理情况的书。是正儿八经的得到过官府的允许而刊印出来的书!”林子平说,“书上有我的署名!也有我亲手绘的地图!”

“只要将那本书上所绘的地图,和我的那些现在被红月要塞的人收缴上去的手稿图做个对比,就能证明那本书的确是我所写!”

“有了那本书,应该就能证明我的确是学者,而不是间谍了!”

“真岛先生,阿町小姐,你们可以去一趟那个村子,将我赠给那老村长的书拿过来吗?”

“我记得那个村子毗邻一片很大的峡湾,距离红月要塞不算很远!”

“……4年前所赠的书……”绪方用不咸不淡的口吻淡淡道,“时间未免也太久远了吧……人家说不定都把书给弄丢了……”

“只能希望那个老村长有好好保管我送给他的书了……”林子平苦笑道。

……

……

翌日

虾夷地,某处

“呼噜……呼噜……呼噜……呼噜……”

一头腰有两个成年人的腰那么粗的巨熊,一边喷出粗重的气,一边漫步在某片雪原之上。

在冬天,总能见到这样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错过冬眠的熊。

而这些错过冬眠的熊,无一例外脾气都非常地暴躁。

这头正在雪原上寻觅食物的熊,并没有发现在离他不远的灌木丛中,正潜伏着一个阿伊努人。

这个阿伊努人十分地年轻,是个年纪最多也只是20岁出头的青年。

青年屏气凝神,注意着这头熊的动向。

他现在正在等。

等待着最佳的攻击机会的出现。

这名青年虽然还很年轻,但却已是一名有着丰富猎熊经验的猎人,已经有5头熊倒于他的箭下。

终于青年一直苦苦等待着的最佳攻击机会出现了。

这头熊停了下来。

原本正不急不缓地向前走着的熊,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用肥厚的熊掌拨弄身前的一堆枯枝烂叶。

青年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头熊正在找虫子吃。

熊是一种杂食性的动物,很多动植物都位列他的食谱之中。

不仅吃肉、吃鱼、吃山果,还会吃虫子。

见苦等已久的射击机会出现了,青年毫不犹豫地抬起手中的弓。

箭矢早已搭在弓上,只待拉弦射击而已。

抹好了毒药的毒箭直直地对准熊的侧腹,弓弦已拉成满月。

就在青年即将放开弓弦之时,他陡然感到脚底传来奇怪的动静。

大地……似乎在颤抖。

那头熊与青年近乎是在同一时间察觉到了这奇怪的动静,晃动着硕大的脑袋,张望了周围一圈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发出低低的悲鸣,随后甩开四只大肉掌,开始夺路而逃。

熊的这种仓皇逃跑的模样,加重了青年内心的不安。

自大地传到青年脚掌的颤抖越来越剧烈。

青年疯狂扫视着四周,试图找出这异动的源头在何处。

终于他听到了南边传来异响。

向南方望去青年在南方的天地相接处看到了一条黑线。

这条黑线就像一条涌动的水线。

黑线渐渐自天际线浮现而出,越来越粗,越来越大,青年也终于看到了这条黑线的真面目是大量的人。

大量的身穿奇特的、看上去感觉很重的黑色服饰的人。

青年记得这种奇特的服饰名为“铠甲”,是和人会穿的服饰之一,具备着能防御大量攻击的功效。

组成这条黑线的,就是数以千计的穿着这黑色铠甲的和人。

这些和人不仅身穿铠甲,还手持长枪等武器。

还有不少的人骑着战马,一手握着马缰,一手提着长枪,驱使着战马排成整齐的马队,走在“黑线”的左右两侧。

根根旗帜自这条“黑线”中竖起。

青年看不懂这些旗帜上的图案。

但若是有一名懂得各藩的家纹的人在场的话,在看到这一面面旗帜后,多半会倒抽一口凉气。

因为这些旗帜上绘着东北地区许多藩国的家纹。

仙台藩的竹雀纹。

米泽藩的上杉笹。

盛冈藩的对合九曜纹。

……

一面面绘制着各家家纹的军旗随风掣动,宛若要将整面天空给遮蔽。

这些和人都沉默着,没有一人发声的。

发声的只有军旗随风而起的掣动声、马蹄击打地面的隆隆声、铁甲相撞的铿锵声。

自出生起就生活在一个普通的阿伊努聚落中的青年,何曾见过如此多的人,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

青年被吓得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发出声来,让这数以千计的和人发现到他。

这数以千计的和人所带来的压迫感,让青年感到无法无法直腰,无法用力,甚至无法呼吸。

所幸的是因为隔的距离有些远的缘故

青年只记得过了许久、许久,这条由和人们组成的“黑线”才终于消失在了视野范围之内。

直到此刻,青年才终于敢出一口大气。

剧烈喘息了一阵,令心情稍稍恢复镇定后,青年站起身,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逃回了他的村落。

在回到村落后,他便立即大声地告知全村的人有数以千计的和人出现在了他们村子的附近。

得到此消息,全村人无不面露惊骇。

见多识广的村长在听到青年逐一说出那数以千计的和人的穿着特征后,被惊得差点岔了气。

“是军队……!”差点岔气的村长一边用力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一脸凝重地低吼着,“是和人的军队!和人的军队来了!”

听到“军队”这个词汇,围在村长旁边的村民脸上的惊骇之色更甚。

“和人的军队为什么会来这里?!”

“而且还是那么多的人……”

“又是要征讨哪个部落了吗?”

村民七嘴八舌着。

最后,是老村长用力顿了顿手中的拐杖。

“都安静!”

老村长一声令下,周围的村民立即都安静了下来。

见多识广的老村长,可是十分清楚“兵灾”为何物。

为了躲避兵灾,老村长飞快地下达着一条条指示:

“现在所有人都回家收拾行李!”

“能带走的珍贵物品都带走!”

“带不走的珍贵物品就先埋起来!”

“我们立即离开这里!躲到山中!”

“待这支和人的军队何时远离我们了,我们再回来!”

……

……

幕府与东北诸藩所组成的1万大军共被分成三军。

第一军共3000军人,走在全军的最前面,由仙台藩的生天目负责指挥。

第二军5000人,由稻森直接统帅。

第三军2000人殿后,由会津藩的蒲生统领。

刚才那名阿伊努青年所看到的,则正是生天目负责统率的第一军。

生天目现在身穿他们“仙州七本枪”特有的红、黑两色的铠甲,骑着他的战马,提着他的爱枪皆绯,耀武扬威地向前行进着。

秋月、黑田等部将正紧随在生天目的左右。

不论是向前看,还是向后看,向左右看,都只能看到茫茫多的士兵。

“看呐!”或许是因为今天天气很不错的缘故,这些天心情本就一直很亢奋的生天目,情绪更是异常高涨,“这么多的士兵,现在都归我们指挥!”

生天目朝身旁的秋月、黑田等部将这般喊道。

不仅仅是生天目情绪亢奋,秋月他们的心情在这些天也非常激动、昂扬。

对于身为武士、身为军队中的部将、身为还对功名有所渴望的他们,没有什么比能参加如此大规模的战役,还要令人感到兴奋、激动的。

生天目将他手中的皆绯竖起,直直地指向前方。

遥指着还有些距离的红月要塞。

“这一次”生天目用铿锵有力的坚定口吻说道,“我们仙台诸将定要拿下大大的功名!”

……

……

……

……

虾夷地,某地,幕府军第二军阵地。主帅大营中

此时此刻,全军地位最高的俩人松平定信与稻森,现在都在这座营帐中。

“老中大人,你真的确定要去视察那个峡湾吗?”

稻森用带着几分担忧之色的目光看着身前的松平定信。

“嗯。”松平定信正在立花的帮助下穿着衣服,“我此次前来虾夷地,除了是为了督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亲眼视察虾夷地。”

“倒不如说亲眼视察虾夷地,为之后开拓虾夷地做准备,才是我此番北上虾夷地的最主要的理由。”

“督战什么的,只是顺手为之而已。”

“可是……”稻森仍旧是面带迟疑,“您要去视察的那个峡湾……会不会太远了一些……?”

松平定信摇摇头:

“远是远了一些,但那个峡湾却十分有视察的必要。”

“我要去亲眼看看那个峡湾,看看那个峡湾适不适合搭建港口。”

“倘若能在那个峡湾搭建一个港口,那对虾夷地日后的开拓将大有裨益,能通过海路源源不断地将重要的人力、物资都送进虾夷地的腹地里。”

“港口?”稻森的眼中浮现出几分惊诧,“老中大人,您打算在虾夷地建港吗?”

“我目前的确有这个打算。”松平定信轻声道,“虾夷地十分广阔,日后若要开拓虾夷地的话,势必会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目前偌大的虾夷地,只有松前城那有一座港口。”

“港口数过少,所以有必要在虾夷地多建几座港口,好方便在日后通过海船将足量的人力、辎重送上虾夷地。”

“我不会离开太久。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就继续按部就班地率领军队挺进红月要塞。”

“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应该能赶在你们兵临红月要塞城下之前,与你们汇合。”

“……我知道了。”稻森点了点头,“那么老中大人,需要我多组织点人手来当你的护卫吗?路途有些遥远,我认为还是多带着护卫比较妥当。”

“……也好。”松平定信思考片刻后,点点头,“那稻森你再拨50名精兵给我吧。”

“50名?数量会不会太少了?”

“足够了。我又不是去打仗。”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松平定信,其脸上此时难得出现了一分笑意,“从这里到那座峡湾的这一路上,没有什么阿伊努人的聚落。而那座下午的附近,好像就只有一座名为‘乎席村’的阿伊努聚落,所以不必太担心会遭到什么袭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最火尸王

懒惰的苹果

我是丑八怪

白玉求瑕

最强红包皇帝

侠扯蛋

布衣天国

周一大魔王

每周一张变身卡

疯狂的石头怪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