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之金融巨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大A,陆鸣还得承担一些市场责任,但在海外市场可就是怎么收割猛就怎么来,一切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准则。

责任?

能力越大,越不负责!

反正把钱捞上来就拍拍屁股走人,管他后面是否留下一地鸡毛。

陆鸣来到办公室的保险柜处,从里面拿出一个文档袋甩给了韩秋琳,“这份材料你亲手交给老齐,该怎么做里面都已经表述清楚了。”

这份材料可是妥妥的财富密码,里面的一系列做盘标的,主要集中在北美资本市场,没办法这里是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只能怼美股猛干了。

陆鸣主要做的是期权,因为期权这玩意太好风控了,北美证券市场的工具也很多。

反正就是投机短期收割利润。

资金潜水戴上马甲之后,基本上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只要不去接实体就行,在虚拟部门的金融市场,一笔交易完成成交在1秒之内,撤离是相当轻松,等被查到了人早就跑了。

实体就不一样了,跑不掉,被发现了就真的被套死了。

韩秋琳带着材料离开了办公室,陆鸣把办公桌上放着的一份数据报告顺了过来,回到沙发处坐下一边给自己沏茶一边打开阅读。

这是一份今天的全球资本市场的重点资讯汇总,陆鸣颇为关注的是大洋彼岸漂亮国那边的情况,毕竟马上就要猛干海外市场了。

美联储最近出来喊话了,预计今年二季度北美工业生产增幅或为6.0%,二季度GDP增速或为5%,增长情况或远远超于市场的预期。

而资本市场早就已经提前反应了,北美三大指数都已经在上半年结束前夕就走出了新高,道琼斯工业指数从年初的24809.35上涨至25058.12,上涨+1%;纳斯达克指数也从年初的6903.39上涨至7820.2,上涨了+13.28%。

不得不说,大统领在他的立场之下,还是帮助漂亮国办了不少事。

但未必是好事,北美二季度的GDP增速超市场预期是以漂亮国的信用为代价,无异于饮鸩止渴,但在大统领眼里,还管你鸩不鸩的,有的饮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短期来看,漂亮国二季度的亮眼数据至少在纸面上是维持强劲增长,足以支撑下半年美股市场再创新高,但利润会进一步向头部龙头公司集中。

相对来讲,大A在今年上半年就比较惨了,最悲伤的无疑是大A的投资人了。在经济减速、去杠杆的大环境之下,大A节节败退,上半年各大指数全线下挫,同时在全球十六个主要股指当中,沪指深指双双垫底,调整是主格调,市场只存在局部结构性的机会。

个股反弹也只是呈现结构性的特征,即便大跌这么多了,市场资金谨慎情绪犹存,短期博弈思维表现明显。

前两个交易日沪指下跌,这两天又是大涨,根本就不敢长期持有,都是有点利润就赶紧撤。

在这种震荡市的过程当中,资金畏高情绪不减,寻求安全边际较高的品种的思路一直没有改变。

对于大A而言,未来影响市场运行节奏的主要因素无非就三个,一个是经济增长预期,一个是结构性去杠杆进程,一个就是海外不确定因素。

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这三大因素都将通过对市场情绪的影响反应到市场波动中来。

……

下午,陆鸣在公司接见了大舅子安谨鸿,他跑到天盛资本来了,此刻双方就在公司的一间会客室里。

“鸣弟,这几天经过深思熟虑,父亲决定就按你的建议办,把安氏集团旗下的文旅地产项目都脱手了。”安谨鸿看向陆鸣说道:“但怎么脱手是个难题……”

这的确是个问题,安氏集团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下蛋的金鸡给卖掉?接盘的人肯定会想这个问题,肯定会判断这只鸡肯定有问题,这也是符合常理的基本逻辑思考。

没有人会把真正的摇钱树给卖掉,道理就这么简单。

陆鸣言简意赅的问道:“那你们是打算让谁来接这个盘?”

安谨鸿毫不犹豫的道:“还用想?当然是汇景了,能把卫建平坑死是最好,不过那老狐狸恐怕很难上当。”

陆鸣一听这话顿时二郎腿一翘,淡淡的一笑,有条不紊的说道:“这个简单啊,按我说的做,就是十个卫建平也得上套。”

此话一出,安谨鸿顿时好奇的忍不住道:“怎么个简单法?”

陆鸣稍加思索便说:“正常情况下肯定是卖不掉的,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单单文旅项目这一块就价值七百多个亿,得设套让接盘的人觉得是占了大便宜,这个就简单了,你们是家族企业,演一出你和二舅子瑾玮争夺家产的戏码顺利成章。”

说着,陆鸣顿了片刻又补充道:“具体流程也简单,让老爷子假病卧床不起,要营造一种老爷子快不行了的假象,你们兄弟俩开始争家产并且反目成仇,让二舅子扮演为争夺家产而去独自寻求外援,比如就去找汇景,为了夺取安氏集团不惜代价割肉文旅地产项目给汇景,给接盘者一种你们兄弟二人相争,他坐收渔利捡天大的便宜,卫建平当年就对文旅项目眼馋的不行,送上门的大肉,我不信他不上套。”

安谨鸿目光逐渐呆然,他呆的到不是这个计谋本身,而是陆鸣几乎没怎么费神就信手拈来这么一招阴险的计谋,这要是让他回头去深思熟虑地琢磨几天还得了?

难怪当初安氏集团被他整的死去活来,大舅子此刻的内心直呼幸好现在和他成了亲家。

陆鸣这条计策其实算不上多么惊世骇俗,但架不住管用啊,而且是相当管用,家族企业掌门人弥留之际曝出后代争家产而反目成仇的例子国内外都不计其数,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基本上不会有人怀疑,合情合理,卫建平当然也没有怀疑的理由。

若是搞的太胡里花哨反而不美。

安谨鸿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说道:“这样一来,安氏集团就要动荡了,我担心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

陆鸣不以为意,轻松地说道:“动荡只是一时的,再怎么动荡也不可能荡走千亿的损失,但是文旅地产这两大项目不出手,未来损失何止千亿?真的出现稳不住的情况,我天盛资本出来帮你们镇场子,我出面也合情合理。”

闻言,安谨鸿恍然大悟,他倒是差点忘了天盛资本能够有权介入这件事情,当初修改公司章程和股东协议是有过这方面的约定,只不过这些年来陆鸣基本不管,也从来没有动用手里的这个权限,让安谨鸿差点忘了这茬。

现在想起来了,大舅子忽然有点虚了,再次看向陆鸣弱弱的说道:“鸣弟,你……你不会到时候来个黄雀在后的吧……”

商场如战场,波谲云诡啊。

听到这话的陆鸣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旋即说道:“我要想吃掉安氏集团,三年前就是最好的机会,何须等到现在?多虑啦大舅子,咱们是自己人,自己人明白吗?”

说完,陆鸣拍了拍大舅子的肩膀,明明大舅子的年里比他大多了,但双方的气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开玩笑,一哥现在的影响力和地位,那种气场即便是安祁隆老爷子来了也压不住。

安谨鸿一听这话,顿时尴尬不失优雅的一笑,连连点头道:“对对,是自己人,我给你赔不是,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陆鸣笑了笑,略过这个小插曲补充道:“这个套设好了,安氏集团反过来吞并汇景也不是不可能,汇景集团在宁州新金融项目的失利打击很大,要是再中安氏集团这么一招撩阴腿,保不准就挺不过去了,你们正好可以借机吞而食之。”

……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黑雾白荆

史上最牛魔头

那一抹绯红

斗天武神

虚尘

王者归来

八爪将军

我在东京掌控神?

清水凉白开

重生之复仇女王

正月初琪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