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之金融巨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视频录完之后就粗略的进行了剪辑就放出去了,不管是拼哆哆还是其它互联网巨头,从竞争中获胜之后最终基本上会形成相对于的行业寡头和垄断,到最后到底干不干人事,就得取决于其中的资本是否有没有良心和社会责任担当。

但陆鸣并不会抱有太大的期望,包括他现在力挺的拼哆哆,现在力挺是有必要,因为有句古话说的好,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不出意外,陆鸣大概率猜测他们多半会进一步走向贪婪成性,乃至同地摊小商贩争利。

这也是陆鸣不愿深度参与这些企业的管理当中来,只是做战略财务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到时候也好相对的卖个好价钱就撤出来。

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企业的崛起在阶段性中给社会带来的繁荣,有其正面积极的部分,也给老百姓带来了便捷与实惠,拼哆哆早期的发展阶段老百姓确实得到了实惠,这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后面,这些企业做大之后没有大的样子,也没有大的格局,几乎无一例外的肆无忌惮的四处伸手,最终成为了恶龙。

陆鸣不愿深度介入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资产价格得有波动,这样才能创造更多的利润和收割的机会。

毕竟,天盛资本也是要维持自己的高增长,利润总得有地方来。

从这一角度来讲,天盛资本和其它资本也没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镰刀手嘛,都是割韭菜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嘛。

但天盛资本与其他资本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它资本是敛财而不散财导致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加剧贫富两极分化;而天盛资本是秉持着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的原则,是扮演社会财富分配再均衡的角色,正好与其它资本相反,是在抑制社会贫富分化加剧。

当天盛资本规模达到今天这个体量规模乃至未来会更大的时候,这种具备再分配的能力会更进一步得到放大,而反应到社会当中就是广大投资者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天盛价值成长混合基金的千万基民们的获得感了。

能够通过投资这只基金获得一份不菲的额外收入来补贴家用,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买了之后该干嘛干嘛,这就是幸福感,就是通过资本市场来将一部分本该集中在少数人的财富再分流到多数大众的口袋里。

……

陆鸣的这段五分钟左右的简短视频发布出去也是在业内引发了巨大的关注,更是让拼哆哆的关注度再上一层楼。

对于陆鸣在视频里猛吹拼哆哆,外界其实并不感到有多么意外,谁让天盛资本持有这家公司30%的股权份额呢。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陆鸣直接点明了拼哆哆崛起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用户下沉和供应链配送,其实这一点很多机构投资者也早就分析出来了,包括这些企业现在都是这么做的,只是陆鸣是直接挑明了,通过他的影响力传播的更广泛了。

然后一哥猛吹拼哆哆的结果就是京栋惨遭挨打了。

当天晚上,大洋彼岸美股开盘不久,京栋的股价开盘闪崩暴跌,一根大阴线向下倒灌,直接击穿了35美元的强支撑,此前这只股票连续七八次股价下探到35美元附近就会反弹,反复验证这个价位有着极强的支撑力。

但在今天,直接打出一个向下跳空大低开的口缺破位,美股那边收盘后,京栋的股价全天暴跌-13.25%,股价从前天收盘价的36.28美元跌到现在收盘价的31.47美元。

京栋自己闪崩还没完,也把一大票仲概互联网上市公司给带到了水沟里去。

隔天后,市场的各种分析也层出不穷,声音比较一致的就是这次仲概互联的集体跳水,尤其是京栋的闪崩跟陆鸣昨天发的视频有着莫大关联。

很多股民看到这样的复盘结论一时半会没有搞清楚其中的逻辑,怎么一哥发个视频吹个拼哆哆就把京栋和一大票仲概互联网公司给带崩了呢?

随着各路分析解读的文章出来,大家也逐渐发现了其中的原因。

京栋的闪崩,陆鸣发视频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最大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东哥要剥离京栋金融和京栋物流两大项目,而陆鸣在视频中直言核心供应链配送的重要性,东哥早就在做这件事情了,而且京栋的股价早就从最高的50美元跌这么多了。

早在之前,包括高盛在内等华尔街投行都在纷纷减持京栋的股票,老股东的抛售,叠加华尔街投行的唱空,加上陆鸣还偷偷潜水地混入其中做空,导致京栋的股价今年来一路走低。

陆鸣发的视频不过是把消息传的更广泛,对于市场而言只不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加速下跌效果,资金是聪明的,会举一反三,陆鸣狂吹拼哆哆从另一个维度来讲是极大的利空要剥离两大项目的京栋,那不用想,市场立马就反应,开盘就反应,不带丝毫犹豫的。

你京栋目前本身的业绩也不好,还要剥离旗下的金融和物流两大项目独立融资,那京栋的价值玩哪儿锚定?从什么点来体现?还有更大的压力则是来自华尔街,本来做空的机构就不少了。

至于其它仲概股互联网公司被集体带崩到水沟里去,其实也挺简单的,一方面资金有着联动性,另一方面镁国的投资人也担心红杉资本被迫撤出拼哆哆这一事件会在其它仲概互联网公司身上重演,即所谓的信用受损。

……

北美,纽约市。

此刻在这座城市某栋大厦的一间会议室里,老美的几大情报部门的重要人员包括一些华尔街的分析师,也包括约翰·布雷恩都在场,甚至一些智库人员也有。

来自K街的一位称之为普雷斯的白人智库分析师率先发言道:“毫无疑问,一个天盛资本一个铧为正分别从金融资本与高端科技两大领域威胁着镁利坚的未来,必须要将之扼杀,尤其是天盛资本。”

这时,约翰·布雷恩说道:“恕我直言,天盛资本的关键在于陆鸣,这个人我跟他打过不少交道了,别看他是一副年轻面孔,但在这副面孔之下藏着的是一只比华尔街最精明的人都还要狡猾的狐狸,想动他实在太困难了,他甚至都不出国。”

这样的谈话,显然是起了歹心的节奏。

针对陆鸣的策略,老美这边其实已经颇为完备了,杀人这种操作是不大可能做得出来,陆鸣现在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即便老美想他立刻从地球蒸发也不敢真的去下杀手。

老美并不是忌惮陆鸣本身,而是怕他背后的国家,如果陆鸣只是出生在另一个中等国家,就他这么收割华尔街,早就死了不下八百次了,尸体都凉了不知多少年了。

……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绝世龙帝

一修

在忍界运营FGO

香杉雨藤

九脉修神

grape69

吞噬异界

憨阿甘

校园弃少

再续战火

我真的是医生啊

创世神飞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