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剑圣的星际万事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袖手旁观,不等于白捡五亿?

天底下还能有这种好事?

李遥起初还觉得是白赚,但听着飞船外响彻整个恒星系的防空警报,他明白了。

这不叫袖手旁观。

这叫战略牵制。

这叫核威慑。

李遥就算什么也不做,帝国起码也要派大将级的力量在旁看着。

革命军跑帝星劫狱,听起来宛如天方夜谭,但有了他的牵制力量,掬风也不是菜鸡,与虫师、夜舞打好配合,还是有希望劫狱的。

只是,让李遥觉得离谱的是,罗云少将还没等他的离间战术发酵,转身已经叛逃革命军了。

该说这家伙三姓家奴好呢,还是说他眼光敏锐好呢?

李遥这次要是在帝星见到他,直接给他人道毁灭了。

罗云皇子是皇位继承人,除非直接得罪自己,否则也不好轻易杀了,免得压不住系统进度。

李遥给掬风简单回了句:

“可以。”

大概一分钟后,掬风就给李遥转来了五个亿的酬金。

委托都还没开始呢,钱就到了。

跟维多利亚是一个风格。

李遥心想,这可是五个亿啊,这女人发财了吗?

不对,也许这是革命军的拨款,通过掬风的私人账号转给他的。

也就是,革命军已经尝到甜头,准备把他当成日常合作伙伴了。

李遥本想大声的呵斥革命军,无奈他们给的太多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搞得李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是袖手旁观就行,但要是掬风一行人真遇到危险,他拿了五个亿,也不好意思置身事外。

更何况,他的三个宝贝徒弟,搞不好也要参与劫狱……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此刻的他,深入帝国权力核心,身背两个委托,还要带着大老婆和孩子去见小老婆的家长。

系统,你要顶住啊!

关于掬风的委托,李遥并没有立即告诉银月和俩孩子,以免徒增烦扰。

他默默看戏就好了。

飞船外。

绵长、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在真空里来回震荡,一直持续了五分钟左右。

直到六支中将级舰队从六个方向绕李遥的跃马船伴飞,警报声才熄灭。

红色的跃马飞船,仿佛被整个舰队球包裹在中央。

这些舰队中,哪怕是最小的一台侦察船,都要比李遥的跃马船大的多。

但是,六支舰队只敢伴飞,并没有靠近李遥,也没有发出任何的警告。

只安静伴飞同行,等待海斯曼大将到来。

李遥在飞船各个舷窗看去,还是很壮观的。

银树星的阳光,带着树形戴森球的斑影,糅合了宛如薄膜的空间壁障,照在一艘艘银白色的军舰上。

长舰式的巨型驱逐舰,三翼形的突袭舰,碟形的侦察舰,密密麻麻布满了天空。

就算是李遥,也不得不感叹科学的伟力。

作为银河系的定标恒星,银树恒星系就一个恒星,六个定标星,每个定标星带上一个或几个小卫星。

“维多利亚公主刚发邮件说,她正在运送冷冻幽冥的路上,人还没回到银甲星,我们先去哪呢?”

李遥漫无目的说。

银月语气平静道:

“不去帝星看看你的小女友吗?”

啊这……

李遥支支吾吾道:

“你怎么知道的?”

银月抿了口茶,目视前方,没看李遥,不咸不淡的笑了笑。

“女人的直觉。”

她笑的很美,但是这个笑,李遥感觉随时能引雷。

和沉鱼公主的化妆品广告,皇宫将李遥视为重要的客人,李遥又扭扭捏捏不想去帝星,还有网上的小道消息……

是个人都能猜到了。

证据确凿,李遥也不好再狡辩。

“沉鱼公主有自己的事业,总不能带回家吧,而我也不可能去帝星生活,所以只能是有缘无分了。”

银月忽然扭过头来,认真的问:

“那如果是我回帝星做研究,你会陪我一起吗?”

李遥笑笑,勾身亲了口她的嘴。

“银月不一样,你是最特别的,你走到哪我都会陪着。”

银月捏了李遥胳膊一下,嗔怒道:

“小孩还在呢?你要不要脸。”

春蛙秋蝉在一旁啧啧撇嘴,直叹肉麻。

“奶妈你多大了?还吃这一套?”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说你最特别的,是指胸最大的,没别的什么特别。”

李遥一愣,不服了。

“女人胸大也算错?我天生就喜欢胸大的怎么了?你们有胸吗?整天就知道酸。”

银月摇头,一脸青红皂白的,可爱又无奈。

虽然她自己不太满意这个身材,但这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能喜欢她的身材,本着爱屋及乌的心理,她也就没那么讨厌自己的身体了。

“不管我们去哪,海斯曼大将应该是第一个接见我们的人,只有他检查安全之后,才能去帝星。”

银月说道。

然而,一艘银叶飞船,赶在海斯曼抵达之前,迎接了李遥一行人。

李遥数了数,船首喷涂的图案中一共有六片银叶。

是六皇子的飞船!

跃马船驾驶舱的屏幕上,收到来自银叶飞船的视频电话。

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穿着武道院黑色院服的年轻男子。

个子不高,模样清秀,还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纯真笑容。

“李前辈,我们又见面了。”

说话的,是无玉。

在李遥记忆中,无玉是沉鱼公主的实习保镖,运气特别好的那种。

“你怎么在六皇子的船上?”

无玉解释道:

“我正好在智子星和李无邪前辈学剑,看到李前辈来了,便和皇妃一起过来请您去智子星一叙。”

说的有点复杂,李遥暂时还没捋顺来龙去脉。

不过,这位芈滟皇妃有点东西。

李遥在群星画报上见过一次,据说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仍是皇帝最漂亮的妃子。

按理说,皇帝说李遥是皇宫重要的客人,他应该先去看看皇帝。

不过,他还没想好怎么应对那种尴尬的场面。

“好。”

李遥点头挂掉电话,转首解释道:

“也好,正好章鱼怪的残躯可能就在智子星上,我们去看看吧。”

俩女娃撇嘴吃奶酪。

“你难道不是想去看皇妃吗?”

“小孩子瞎说什么!”

李遥气的隔空抢了她们的奶酪,给一口吞了。

银月面带回忆之色。

“也好,一百多年前,我就是在智子星教书。”

李遥点了点头。

故地重游,挺好的

眼下,海斯曼大将还没到场,六位伴飞的舰队中将也不敢阻拦李遥,任由跃马船飞进第六银叶号的船舱。

李遥一行人在银叶飞船装修奢华的会客厅,见到了皇妃和无玉,以及一些随行的护卫队。

看到无玉,李遥明白了,为什么负责帝星安防的海斯曼大将,迟迟没有出现,而是被六皇子的飞船截了胡。

应该是这狗比发功,导致海斯曼大将半路拉肚子,或别的什么意外。

“李前辈别来无恙,还有传说中的银月教授。”

无玉像个机械人,永远是同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李遥拍了拍他的肩膀,发现他体质出奇的好,个子不高,但非常匀称,肌肉密度恰到好处,剑术也许天赋不高,但好好练练,应该是个体术达人。

“你是沉鱼公主的保镖,怎么跑智子星来学剑了?”

无玉笑道:

“只有公主外出时才带上我这个实习保镖……如果李前辈肯教,我去白夜学剑也可以的。”

这时候,两个端茶的侍女来到会客厅。

两杯绿茶,两杯奶茶,都是来自灵农星的上等好茶。

茶香淡雅,清渺而绵长,充盈在整个会客厅里。

飘渺茶雾中,一个清滟、窈窕的身影莲步走出。

无玉忙向李遥几人介绍道:

“这位是菲利克皇子的母妃,芈滟皇妃。”

李遥看了眼。

芈滟皇妃是偏东方的混血面孔,穿着一身樱红烟衫,点缀了腾龙。

按照华夏传统,这是大不敬。

不过银树王朝不讲究这些,银树是比龙更尊贵的象征。

皇妃梳着年轻女子的柳梢髻,皮肤白皙如凝脂,模样水灵,潋滟生辉,身段小巧而妖娆万方。

六十岁年纪保养到这种地步,确实是人间绝色。

气质看似清纯,透着点骚劲,仿佛能掐出水来。

娇小妖娆,纯欲交织,是男人最受不了的类型,连李遥看着都有点起鸡皮疙瘩。

芈滟皇妃倒是没看李遥,一直盯着银月。

女人第一时间都看女人。

所谓看,其实是比较,比较身材五官,比较梳妆打扮,比较气质与姿态。

尤其是美女见面,更是如此,有种无声的较劲。

芈滟皇妃姿态微端,身体离银月很远,近了怕身高吃亏,折了皇家威严。

“没想到,像银月教授这样的大美人能隐藏的这么深,在智子星教了二百多年书,本宫居然在昨天才第一次听到教授的大名。”

她的声音细软,语气却颇有威严。

这种气场只有掌握实权的人才有。

银月微微颔首,语气是素人姿态。

“我退休了,想要安静一点。”

“本宫也想早点退休,过女人应该过的生活。”

芈滟皇妃唉声叹息,转首看向一旁的李遥,潋滟的眸子里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媚态。

“看来这位就是白夜的李剑圣,比我们智子星的李剑圣年轻许多啊。”

李遥微微皱眉。

银月之所以能保养的这么好,一来是逆天的药术,二来还要看体质。

银月以前似乎修行过,如今用秘法散了功,才维持近乎不老的容颜。

而芈滟皇妃这种宛如少女的肌肤就不太科学了。

仿佛被什么东西长期润泽着……

出于好奇,李遥稍稍认真看了眼。

皇妃身上隐约透着半神之力。

这很好理解,章鱼怪几乎成了六皇子的私有物,用半神之力开发出一些保养皮肤的手段,还是轻轻松松的。

但被半神之力掩盖了的,还要一股极其微弱的力量。

这道力量太微弱,李遥看不清楚。

他的神识无法再更进一步了,否则会被皇妃发现,显得他很不礼貌。

李遥忙收回眼神,拍了拍一旁的无玉,问他:

“见到皇妃应该怎么行礼,我不怎么看宫斗剧,你能教教我吗?”

芈滟皇妃掩口一笑,娇声道:

“以李剑圣的能耐,能叫我一声皇妃已经是屈尊了。”

她的语气在银月面前是居高临下与针锋相对。

但到了李遥面前,完全是一股小女人的娇羞。

搞得李遥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但他完全不怂,反而更直接的问:

“皇妃是有修行过吗,身材皮肤才能保养的这么好?”

芈滟皇妃端着手,微微点头。

“年轻时候确实修行过,如果按照修真时代的算法,可能当时快筑基了。w.不过,嫁给陛下后修行就荒废了,比不上银月教授药法通神,永葆青春。”

银月面不改色,仍是一副科学家的严肃表情。

“皇妃过誉了。”

李遥微微颔首。

这女人在说谎,她的体质不像修行过的样子。

“实验星的事确实是误会,有人故意将我们引向星际风暴,菲尔兹少将很尽责,却因为误会葬死,我想你们应该彻查内鬼。”

李遥解释昨天的误会,并提议道。

娇艳的容颜微微低沉,为菲尔兹少将默哀,随即道:

“多谢李先生提醒,也多谢二位保全了帝国实验室这些实验室曾经也属是银月教授的研究项目。”

李遥点头示意,只道:

“我也向那头章鱼说声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这些年被它抓走的鱼人小孩,皇妃能安排吗?”

第0133章骚话王:读者1202911879449829376

第0134章骚话王:甘碟

ttp: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史蒂夫的巫师之旅

虾鸡鹅

一顾芳华

琴瑟花

我的火种战舰

树上土豆

军团召唤

茶子猫

重启修仙纪元

步履无声

我为YY狂之绝对强者

dasjdol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