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诸天从北帝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异域的祖地祭坛内,黑暗物质滔天,如洪流般席卷而下

那裂缝在不断的扩张,化作一道门户,以黑血为主,白煞、金鳞、灰雾等不详的诡异环绕在旁,将整片异域都覆盖了,向着外界蔓延

肉眼可见的,原本就被侵蚀的黑暗生灵们嘶吼着,更加强大,如同再度进化了一般,实力在拔高,在上涨

黑暗真仙,黑暗王者频现,他们不同于那些后天堕落的生灵,更加契合这些物质,提升的更加迅速与猛烈

“异域的方向?有大变。”

一处如堡垒般浩瀚庞大的仙域碎片中,有低语声传出,带着铿锵的金石之音,锋芒无铸

“当初外出游历时,我曾遇到过一个堕落王者,源自异域,比之当年的侵蚀还要可怕。”

渐渐的,内里的光景清晰了,能够看到是一方恢弘而华丽的祖庙,有十尊如同塑像般的身影盘坐其中,身上布满了岁月的时光尘埃。

“前些日子,我感受到了师尊的气息,正如他所说的那般,多半要来接引我等了。”

“可惜,我有负师尊之望,如此漫长岁月过去,都不曾臻至那一层次,被拦在了门外。”

“无需介怀,当初的屠夫,葬主前辈亦是如此,那个层次不是那般好成就的,需要契机。”

内里一道道低沉的声音传出,恍若在复苏一般,有磅礴的王道气机轰鸣而起,撕裂宇宙,驱动了这一方仙域堡垒,向着异域的方向疾驰而去

可以看到,内里无数生灵披甲执锐,散发着铁血杀伐气,每个人的天戈上都染着漆黑的血,漫长岁月以来,交战从未停滞。

轰隆隆!

另一边,最贴近异域的战场前线,群仙驻守,几大仙王皆是面色肃然,凝神望向那笼罩了整个异域的物质通道

整个异域,都是它的符文,都是它的气息,都有莫名生灵的祷告声,无尽祭祀音连绵不绝

“浩瀚天地之外,还有难以想象的敌人,这样的侵蚀下,若是真的任由其发展下去,那日后真的算是令人绝望的局面了。”

神皇微微忧虑,这样量产仙王与真仙的手段简直让人无法有效的对抗

他们需要时间成长,需要后来者,而对方根本没有整个顾虑,甚至连伤亡都不需要考虑,仙道生灵源源不断的出现

且,他们发现了,一旦有阵亡的同伴出现,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只要被这个物质沾染,便会重生出一个崭新的黑暗元神,成为不详的一份子

实力远比生前强大,得到了进化!

如此一来,一旦有同伴战死,便要以最快的速度毁灭他的肉身,否则将出现谁也不愿意见到的画面。

“这样的大劫,在久远的乱古纪元时也曾发生过,传说中的荒天帝,与另外两位帝者平定了黑祸,也许他们的遗留中能够知晓些对策。”

无始若有所思,自从三人组探索轮回之地后,他便得到了很多东西,与记忆

一些遗留在轮回之地的古籍,碑文也被他们破解,从而知晓了一些掩埋在岁月中的传说,也让他产生了一缕疑惑,无始无终,这世上真的有轮回吗?

“要开始了吗?”

王冲紧握战矛,浩瀚如海的王道气息奔腾而起,直指那席卷而来的黑暗生灵们

就在此时,伴随着大片不详物质的倾泻,那魂河的尽头却也发生了变化,像是一对古老的门户在缓缓的转动,要被推开了!

呼啦!

霎时间鬼哭神嚎,飞沙走石,撕断星河,魂河通道内发生了不可思议之事,剧烈的碰撞,各种能量相互纠缠。

魂河尽头,那块石碑发光,已经暗淡了很多,但依旧在阻挡着,漫天黄沙飞舞,那都是曾经的神魂,但是却化成了沙粒,积淀于此,而今在这片诡异之地呼啸。

大浪滔天,魂河内传出刺耳的叫声,有兽吼,也有厉鬼般哭泣,更有星球滚动,从那昏暗的天外坠落,都带着血,坠落进魂河中。

噗通!

浪花更大了,清洗苍穹,淹没天空!

这片地带简直让人不敢想象,魂河哀嚎,天空坠下染血的星球,让亿万里宽的魂河轰鸣,到处掀起惊世波涛。

“准仙帝的气息,一直在冲击。”

王腾有感,周身环绕的迷蒙混沌雾气猛然扬起,压盖十方,直冲而过,护持住了整个战场,将那些诡异物质驱散了,归化于无

他缓缓起身,眸光跨越无数光年,洞穿一片又一片的宇宙,直接扫向了魂河通道的深处

在那里,有一扇斑驳陈旧的门户,上面一片殷红色,有可怖的血在流淌!

那血太妖异,而且有无边的诡异气息!

这是门内渗出的血,令天地都妖邪了,可怖的气息扩张,隐约间竟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像是门户在开启,又像是有猛兽复苏,其喉咙在动,有音节发出!

同时,这股波动浩荡无匹,竟是形成毁灭寰宇的可怕飓风,相继有数个相邻的古界被爆碎,一团又一团刺目的光绽放,宛若要焚烧诸天

所有人身躯都一紧,感受到了压抑,他们知道,大战要爆发了!

嗷!

忽然,传来声声嘶吼,连接魂河的那个网格状隧道旁,浮现一座地宫,而后大门崩裂了。

一瞬间,阴气滔天,大量的腐尸与遗骸等,以及各种黑暗生物像是潮水般涌动出来,全都很强大。

他们有魂河的气息,这才是真正从魂河中出来的生物等!

许多都是魂光化成的,黑暗仙王诸多!

“比那些侵蚀者更深沉的气息,他们才是正主!”

叶,发丝飞扬,从容不迫的出手了,一时间,拳光纵横,激荡于天上地下,磅礴之力升腾,有金光勾连群星,带动一片宇宙横坠而下,将那里夷为平地

狠人亦是相伴其旁,抬手间飞仙光浓郁,激荡寰宇,化作一口又一口绚烂的仙剑劈落,灭杀诸黑暗生灵

“与堕落王者有差别,他们更加契合这物质,发挥的力量更强大。”

无始直接就对上了一尊魂河的王者,高悬的古钟猛力一震,岁月涤荡,光阴如波

他很强势,翻手间大道符号如烟火般绽放,将一切都打回原点,令敌手倒退连连,怒吼不断

“杀!”

名为古拓的仙域生灵也破入了王境,他漫长岁月之前便是准王果位,苦修至今,与三人组印证己身下终得突破,更是喜得一子古青,被黑皇拐去培养

此刻手持长刀,挥舞间刀光澎湃如星河倒挂,横劈宇宙,在大军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轰隆隆!

穹顶之上,法印如虹,九九条真龙盘桓长空,龙尾一抽便是天崩地裂,宇宙破灭,龙角峥嵘,一顶便是洞穿寰宇,锋芒逼人

元光转生轮高举,无数神魔嘶吼托扶,转诸天生死,生万界轮回,连带着那片宇宙也一同化去了,吞纳无尽敌

王冲,元古两人分守一方,合力以血脉祖术撑起了一方虚无天幕,能够阻挡黑暗物质,成为了大军冲锋的基点。

不远处,群仙拼杀,盖九幽手持一方仙珍古琴,演绎渡劫仙曲,镇杀万千黑暗生灵;老疯子须发怒张,挥动六道轮回拳,引动大宇宙神威,直接锤爆了一尊黑暗真仙

麒麟皇,寂灭天尊等人神通惊艳,秘法横断星河,妙术如潮,接连轰杀敌手

其中,亦是有着一尊被混沌气缭绕的身影,同样有着仙道层次的战力

他是神话时代的混沌体王波,在百万年前重现世间,直接被带去了天庭,而今也是成为了一位仙道生灵,横杀数位堕落真仙

轰隆隆!

下一刻,又一座地宫爆开,腐尸如潮水汹涌,再次出现大量的黑暗生物,以及有几具黑暗巨头级的遗骸复苏,直接嘶吼着冲击了过来

那通道内,传出的无上气机也愈发摄人,似乎有强大的存在试图降临,要传递法体过来!

“妖邪作祟,找死!”

此刻,混沌雾中的王腾也动了,英姿伟岸,眸若闪电,拳印堂皇如大千,磅礴似诸天,不可匹敌

凡立身之地,皆垂落下丝丝缕缕的混沌气,每一条很慑人,蕴含无尽奥义,每一条都是一种大道链,超越万界万道,横推所有

无上气机朦胧而威严,仿佛只身就可以镇压古今未来。

轰隆隆!

他出手,一拳轰杀而出,普照古今未来,断裂一切因果,大道锁链浮现,整个异域祖地四分五裂,在这一击下被轰的爆碎,化为了宇宙尘埃

他杀入那条宛若涟漪波纹组成的通道中,直冲魂河而去!

“天帝!”

“天帝去征战,我等怎可在此踯躅不前,杀!”

号角吹响,战鼓擂动,大军咆哮震天,最弱的都是皇道高手,组成了天将大军冲击向前

叶,无始,狠人都杀的狂暴了,斩杀了王者!在硬撼巨头!

通道内,王腾的身影直掠而过,自虚实间走出,直接出现在了一片厄土中

魂河,显然不在诸天万界内

它置身未明之处,超脱世外。

哗啦啦!

这条迷蒙的大河滔滔而卷,流淌了也不知多少个纪元,葬下了无穷的强大生灵

甚至,在其中还有古界与宇宙的残骸在静默沉浮,如同自最初的时间线就存在了一般

轰隆!

没有犹豫,王腾降临后直接出手,撼天动地,霸道的就截断了魂河!

“开!”

可怕的大吼声,像是亿万神魔在嚎叫,无数的魂光被冲起,遮蔽了天宇,混乱了光阴,古今都要颠倒了。

太惊人了,他强势无比,抬手断魂河,一吼逆古今,直接将这里打断流了,被分割而开

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胆寒。

一击而已,何其霸道,堪称盖世的攻击力,就让整片天地死寂了,再也看不到,听不到。

“无上呢,滚出来!”

王腾冷视所有,直接越过了石碑的界壁,冲向深处,要强势打击一次,延缓黑暗王者大军的出现

突兀的,起雾了,无边灰暗覆盖,什么都看不到了,大雾遮天,整条魂河都不可见,死一般的寂静,石碑前后宛若两片截然不同的世界,连不详物质的浓度都不同了

深处很恐怖,堪称是不详的领土,黑暗生灵的最佳战场

他一路冲杀而过,天空中身影无数,皆染着魂血,密密麻麻,被一缕逸散的混沌气冲击而过,剧烈燃烧,大量消散,也有些化作雨点坠落回魂河中。

漫天黄沙大瀑,被他张口吐出的宇宙海轰击的沉坠塌陷,有些亦烧成虚无,湮灭在空中,有些则坠落在岸边。

要知道,魂河一朵浪花内也不知道有多少雨滴,都蕴着魂光,岸边一粒沙亦是一缕魂,魂河漫长,岸边黄沙无数,很难想象到底积淀了多少,这实在有些恐怖。

“诸天魂落,唯河永存……”

这恍若招魂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回荡在王腾耳边,像是有无尽的生灵在低语,要拉着他坠落,沉入魂河中

“空话罢了,地府还是万灵的归宿呢。”

王腾不屑,直接向着内里而去,起初很广阔,宛若一片充满大雾的新世界,无边无垠。

路途上,有高耸的灵山,恢弘的铜殿,巨大的石柱等,无数诡异生灵自其中浮现复苏,都是王道领域的存在,阴冷幽暗

全部被他轰杀,打灭成空

随着深入,整片世界都像是缩小了,低矮了,由浩瀚无垠,向地窟过渡。

很古怪,变化的很突兀,刚才还世界无边大呢,下一步一脚落下去就进入地窟世界了。

王腾横推而来,打爆所有,脚下满是不祥之血,穿梭诡异大雾,沿着门后世界的魂河,向里走去,想要看到终点。

前方的地窟中,岸边上有一座建筑风格很粗糙的石头殿,像是外行随便堆砌而成。

“止步吧,新晋的诸天无上,魂河不是你能闹腾的地方,只身前来,真以为这里是什么善地吗?就是至高血,在这里也曾淌过,不曾淡去。”

在那石头殿中,伫立着一道身影,气机古老而强大,无数纪元前便成道了

那是一只古白鸦,它的阴气很重,虽然通体雪白,但是没有一点圣洁气息,其瞳孔红如血,映照着诸天坠落、渐渐毁去的画面。

“魂河无上?”

王腾一步迈出,屹立大殿中央,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尊魂河的准仙帝,浓郁的不详物质环绕,充斥在整个殿宇中,与他的无极之气对冲,撕裂了宇宙群落

仅仅是双方场域的碰撞,就在这小小的石殿中开辟出了一片宇宙海,汪洋如昼,内里满是开辟与终焉的交替,时空逆乱,因果颠倒,满是冲突。

“不错,黑色纪元临近末尾,大祭收割无人可阻,止步吧,这样对双方都好,你等还能有一段安宁的日子,不然的话,诸天坠落就要提前开始了,一切都因你而起!

真到了这一幕出现时,再无人可挡魂河厄土尽头的无上存在,连至高都是祭品,仅凭你一个准仙帝,就算是多出两个,三个,十个,又能做得了什么?”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幽灵BOSS

酥油饼

铉道

龙酉开

老子修仙回来了

笔名叫天下

无限之步步惊心

心动豆鱼叉

道断修罗

列夕

武神狂飙

月下孤独
play
next
close